麻花網,最全鋼琴譜,永久免費的的電子曲譜庫下載

山西普大:是如何利用循環貸套取巨額資金的?

發布時間:2019-01-24 06:01:25投稿人 : 902802下載網圍觀 :883次

山西普大煤業集團的趙明,被業界稱為 耍的最大的煤老板 。 最大 一是指普大煤業的殼子最大,二是指普大集團的趙明膽量最大。

普大煤業殼子大,是源于2009年山西煤炭行業整合重組,普大煤業利用各類手段,大量并購和得到了很多私人中小煤礦并注冊成立了上百個關聯公司。別人并購煤礦,都是要找儲量大、煤質好、效益高的煤礦,而趙明卻偏偏找 邊角料 的煤礦,只要還有證照,越便宜越好,能不能生產無所謂。在趙明的策劃組織下,用這些煤礦和公司編織成了一個貌似巨大的集團公司和煤炭王國。

普大煤業趙明膽量大,是說這些被兼并的小煤礦大多根本沒有生產能力,有的甚至都已荒蕪坍塌,集團公司旗下的上百個公司幾乎都沒有實質性的經營業務,而趙明就是利用這樣一個幾乎沒有實際經營業務的集團,通過各種手段,竟然能從金融機構騙取巨額貸款且基本不還,而且也不打算還。個中緣由,耐人尋味。

騙貸:用賄賂造假分成回購的方式

趙明到底用什么樣的招數讓他得到如此巨額的銀行貸款呢?

首先是用賄賂銀行高管的方式。拿出貸款的10%款項作為貸款費用,賄賂銀行高管,獲得巨額貸款。趙明通過賄賂2009就任晉商銀行副行長的栗建強從晉商銀行貸到了巨額資金,同時這也讓趙明嘗到了和銀行高管 深交 的甜頭。后通過栗建強介紹,趙明不惜血本賄賂拉攏國家開發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信銀行、中信信托、中國華融資產、中國信達資產、中國民生銀行、招商銀行、平安銀行、信達金融、晉城銀行、天津信托等眾多金融機構的高管。栗建強一直在銀行系統工作,從2007年7月任太原市商業銀行黨委副書記、行長、副董事長;2009年2月任晉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長;2009年8月任晉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黨委委員、副行長。2018年9月,栗建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山西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并擬于近期移交司法機關。

其次是用偽造抵押證件、重復抵押、制作虛假財務報表、審計報表等手段套取巨額貸款。

山西普大煤業將像芍藥花煤礦、森泰煤業、東坡煤業、力拓煤業等煤礦資產全部打包在普大名下,并利用這些煤礦的采礦權在各個銀行進行連環貸款:第一次貸款用的采礦證做抵押在民生銀行大量貸款,然后又制作一套假的采礦證,第二次將虛假采礦證抵押給中信銀行貸款。其它關聯公司的各類貸款也如法炮制,而各銀行審核貸款資質的高管們對趙明提供的假的財務報表、聯手相關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假的審計報告、假證件(采礦證)、假公章視而不見,輕易放貸。

其通過和資產公司高管分成的方式惡意套取國家巨額資金的方法屢次得逞。這些信托公司的老總們明知已是不良資產的,被趙明的糖衣炮彈打中,根本不考慮國家資產的流失,也顧不得法律為何物了。

最后是串通銀行和資產公司,采取打包銀行貸款、低價轉讓給資產公司,趙明再用他實際控制的公司,以極低的價格回購不良資產包,再次套取國家巨額資金,造成國家資金巨額流失。

為了騙取到巨額的資金,趙明將已經抵押給中信信托的資產再次向民生、興業等銀行申請了抵押貸款,這些信托公司在趙明的高回扣的誘惑下幾乎全部做了資產回購。盡管在表面上各家銀行也在不斷訴訟,但由于趙明在貸款時就拿出貸款總額10%的高回報賄賂了相關高管,所以并沒有哪家銀行或信托機構真正實現債權或貸款追償,最終只是和趙明簽訂新的展期還款協議,繼續拖延。

趙明就是這樣利用合法抵押貸款、造假再次抵押貸款、再次造假抵押給金融公司貸款、將銀行貸款及金融公司貸款按不良資產包轉給信托公司,再以極低價簽訂回購協議回購不良資產包,簽訂回購協議后再簽訂展期還款協議,最終層層嵌套,騙取貸款,將國家資產侵吞,總額驚人。

拒執:用濫用訴權的方式

截止2018年底,普大公司旗下或實際控制的58家關聯公司,被法院公告與國家開發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華潤資產、中國信達資產、中國民生銀行、招商銀行、平安銀行、信達金融、晉城銀行、天津信托等眾多金融機構以及涉及能源、農業等行業在內的61家企業有法律糾紛。已經被法院終審判決執行的債務糾紛達51家。

普大集團及關聯公司涉案已經達到110多起,涉訴近200例。但 耍的大 的趙明,也利用訴訟權利,將債權人和法律玩弄于股掌之間。甚至讓最高院公開將其作為反面教材公布與眾,但也無可奈何。

下面這個案例就可以證明其存在濫用訴權、阻礙執行的行為。興業銀行太原分行與普大公司簽訂《商業匯票銀行承兌合同》,普大公司作為承兌申請人向太原分行申請承兌匯票兩張,合計1億元。薛寧、趙明、聚義實業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霍州力拓煤業公司、金門煤業公司、大禾新農業公司分別以其所有的采礦權、土地使用權為普大公司的債務向太原分行承擔抵押擔保責任。

太原分行依約開具了兩張銀行承兌匯票。現太原分行訴至法院要求收取銀行承兌匯票項下的票款本金、利息、實現債權的費用。

2018年太原分行將上述合同項下的全部權利和權益轉讓給信達資產山西分公司,并于2018年2月1日聯合在《山西經濟日報》發布《債權轉讓暨債務催收聯合公告》,對轉讓的債權履行了通知義務。同日,信達資產山西分公司向本院申請變更訴訟主體為被上訴人參加二審訴訟。經審查,信達資產山西分公司要求變更訴訟主體的申請符合法律規定。

法院認為,誠實信用原則是民事訴訟的基本原則,正當行使訴權是誠信原則的內在要求。根據《民法總則》第七條: 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遵循誠信原則,秉持誠實,恪守承諾。 《民事訴訟法》第十三條: 民事訴訟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 當事人應當遵守法律規定和合同約定,正當行使訴訟權利,積極履行訴訟義務,不規避法律,不利用法律規定的訴訟權利獲取不當利益或者恣意侵害他人合法權益。

本案訴訟過程中,普大公司并未誠信進行訴訟,存在濫用訴權、拖延訴訟情形。

其一,一審中,屢屢利用相關法律程序性規定,阻礙、拖延庭審。興業銀行太原分行依據其與普大公司簽訂的案涉1億元票款的《商業匯票銀行承兌合同》提起本案訴訟,普大公司以本案爭議金額不足人民幣1億元為由堅持提出級別管轄異議。一審法院經審查,認為普大公司未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提出而駁回其管轄權異議后,普大公司又在2015年9月22日第三次開庭時以合議庭未受理其管轄權異議申請為由提出合議庭全體成員回避申請,一審法院依法駁回并定于2015年10月20日依法開庭審理本案。普大公司在2015年10月16日以準備證據為由要求延期開庭,一審法院不予準許后又在開庭前以代理律師心臟不適為由要求擇期開庭,一審法院再次將開庭推至2015年11月11日。

其二,一審訴訟中未正當行使訴訟權利,怠于履行訴訟義務。普大公司在庭審中對于興業銀行太原分行的主張和提供的證據一概怠于答辯、質證,并且未以其歸還銀行4457.24元的事實提出抗辯和舉證證明。

其三,二審期間不舉證。一審判決普大公司償還票款1億元及利息后,其又以4457.24元本息未認定為由而提出上訴,但提起上訴后,至今未向本院提交任何證據證明其上訴主張。本院二審期間就與本案相關聯案件通知普大公司進行詢問,普大公司亦無故不到庭參加詢問。普大公司的上述行為明顯系濫用訴訟權利,怠于履行訴訟義務,故意拖延訴訟進程,不僅浪費了寶貴的司法資源、擾亂了正常的訴訟秩序,而且也損害了對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本院進行書面訓誡。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的解釋》第九十條的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在作出判決前,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本案中,普大公司對其上訴請求及理由不舉證、不應訴,應當承擔不利后果。

綜上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轉移:將巨額貸款洗白與揮霍

僅僅用50元的立案費用,將上億元的債務拖上3年,這樣的把戲,趙明不止玩了一次。更為奇葩的是,為了不還信達資產山西分公司巨額的信托資產,趙明竟然利用對利息計算中很小的計算誤差的不認可,又整整將訴訟拖了3年,將該資產公司幾乎拖垮。參與訴訟了解詳情的信達資產山西分公司的負責人員對此欲哭無淚。所以趙明對于債權人最常用的話就是: 你起訴我吧,走法律程序吧!

普大集團多年來累計從各類銀行及資產金融公司獲得各種貸款和信托巨額資金,如此大的資金到底用到了哪里?近些年來,普大集團的經營方面并沒有大的實質性的投資、并購和改造,所得資金一部分用來賄賂金融機構的 金融內鬼 和各行業的保護傘,為其進一步騙貸和套取金融機構資金提供便利,一部分用于維持龐大的空殼集團運轉,還有一部分用于趙明高額個人消費、揮霍及為出逃做準備,比如在北京、香港及海外置房產,租購美國生產的 灣流 商務飛機,在深圳購買豪華游艇,購買頂級勞斯萊斯汽車,通過地下錢莊向海外轉移巨額資金等行為。還有為使龐大的資金去向有合理的說明,趙明利用大量實際控制的空殼關聯公司洗錢,作假賬。

在騙貸的初期,趙明雇傭某些會計師事務所出具虛假審計報告。而趙明認為自己的利益鏈條經營的穩固且保護傘完備,肆無忌憚,普大集團賬務混亂,票證不清,不記賬亂記賬,隨心所欲。

對于普大集團為數不多可以生產的煤礦,因普大集團涉訴較多,趙明則采取現金交易或者利用個別員工個人賬戶收款的做法,不經過對公賬戶,偷逃稅款的同時逃避法院銀行監管。據悉,所用員工個人賬戶最少有十多個。

趙明要求生產中的煤礦不僅采取現金或銀行承兌交易,而且不開稅票,這樣除了逃脫稅務、法院、銀行等部門的監管外,也逃脫生產和安監部門監管。不開票,就無法確定其開采量,于是趙明要求其煤礦的生產都是掠奪性的開采、越界越線越面開采、超核定產能開采、不做開采記錄等等非法開采。在煤炭出省票未取消前,不開各種票據,白條交易,為避免被查出,工人工資也從私人賬戶發放。

成立上百家空殼關聯公司大肆騙取貸款,并且想在做完壞事后還能全身而退或利索地外逃,趙明就把員工推到前臺當公司名義上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監事等,甚至名義股東,自己在幕后操控,表面上看起來公司跟自己沒有一毛錢關系。

趙明在面臨眾多的法院還款裁定及法院公告的情況下,尤其是最為親密的銀行高管栗建強被紀委查處后,火速將名下公司的法人及股東結構做了調整,因為趙明已被列入了 失信人員名單 ,自己沒法開辦公司,

但他想繼續當 老賴 的同時還想繼續行騙,于是借他人名義為之。

按照趙明的指示,山西普大煤業在近十年來偷逃稅款也頗為驚人,給國家造成巨大稅收損失。近幾個月來,普大集團在法院被多家機構起訴的情況下,趙明將對公賬戶的業務往來如煤炭銷售收入的巨額資金都匯入指定的幾個員工的個人銀行卡上,棄用對公賬戶,蓄意隱瞞業務收入,專門應對法院調查和銀行及稅務部門的調查。

趙明在寧可當 老賴 也不執行法院還款裁定及判決的同時,不斷利用地下錢莊向國外轉移資金,為日后潛逃積極準備。

涉黑:尋求有權有勢的人做保護傘

其一利用黑社會搶奪煤礦,限制他人人身自由。2011年,趙明在煤炭市場形勢好的時候,和朔州森泰煤業達成轉讓協議。由于從2012年起煤炭市場形勢急轉直下,趙明自知違約但還是提出退款要求,經各級法院審判終審裁定趙明敗訴,敗訴后的趙明不但沒有執行法院的判決,反而以1000萬元酬勞雇傭朔州的黑社會組織頭目朱強(現已在掃黑除惡專項行動中抓獲、關押在忻州市公安局)將森泰煤業的實際控制權搶奪到手。

趙明通過其在公安局的 保護傘 的協助,還設計輾轉多地,最終將森泰煤業的老板郝森關押在了河北的某看守所。郝森現已被關押在該看守所三年半時間,至今未審未判。與此同時,趙明指使黑社會人員多次綁架、威脅郝森的家人。

在趙明將森泰煤業搶奪到手并將郝森成功構陷后,森泰煤業一直在趙明的控制下正常生產,是普大集團為數不多正常生產的煤礦。

其二拉攏公安系統人員,辦理多個身份證明。趙明利用其在公安系統的保護傘,辦理多個假身份。在涉訴如此之多,早已被各級法院列為失信人員的情況下,依然可以隨意乘坐高鐵、飛機,隨意進出國境。在得知栗建強的東窗事發后,仍能利用假身份證、假軍官證、假護照出境躲藏到加拿大、香港等地。并多次前往香港、英國等地轉移資產,探望子女。趙明辦理眾多假身份的最終目的,是隨時隨地準備外逃。

對于普大集團旗下能夠生產的煤礦,趙明是掠奪性生產,最大限度攫取煤礦的利益,置工人的生命安全如草芥。如普大集團旗下在山西平陸縣共有大金禾等五座煤礦,發生多起礦難瞞報。其中之一的烏金煤礦至少有兩起礦難瞞報,分別發生在2016年10月和2017年9月,死亡礦工1人和1人以上。趙明僅給遇難礦工家屬少量補償了事,并采取恐嚇方式,不準礦工家屬及知情人員向有關部門反映。

其三拉攏領導干部,尋求各類 保護傘 。趙明在多年的經營中,認定只有積極尋求 保護傘 ,才能騙取更大利益。趙明在拉攏腐蝕領導干部方面有專長也舍得下血本。他先后將在職或退休的國家干部聘到公司做顧問、外聯專員。比如,將煙草公司干部王玉花聘為集團副總裁、某銀行山西省分行副行長、朔州市某副市長等,均被其利誘、腐蝕而心甘情愿做了他的 保護傘 ,至今還在普大集團兼任顧問或實際職務。

趙明利用已經被其拉到麾下的山西省煙草公司干部王玉花對省內的女性省級高官以及現任某省級領導的夫人進行大肆賄賂,大搞 夫人外交 ,以尋求更高層次和級別的 保護傘 。

在今天趙明面臨數以百計的借貸糾紛訴訟時,根本無心兌付所欠貸款或借款,仍然處心積慮在相關主管領導身上下功夫,繼續使用金錢賄賂、人情拉攏的做法拖延,將還款責任一拖再拖,為轉移資金、準備外逃爭取時間。


本網站轉載文章僅為傳播信息,交流學習之目的,其版權均歸原作者所有;凡出現在本網站的信息,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轉載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對本網站轉載文章有疑問,請及時聯系本網站,本網站將積極維護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


后臺-插件-廣告管理-首頁廣告位三
推薦文章
    后臺-插件-廣告管理-首頁廣告位四
    標簽列表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