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花網,最全鋼琴譜,永久免費的的電子曲譜庫下載

投資虧損能索賠?天星資本參與新三板定增浮虧95%,起訴要回4000萬

發布時間:2019-01-10 06:01:21投稿人 : 902802下載網圍觀 :611次

  不久前我們曾經報道,上海元優資產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起訴新三板公司白兔湖(證券簡稱:ST白兔湖,430738)一事。

  詳情請移步:《首例!機構認購新三板公司股票浮虧95%,法院判實控人回購!》

  上海元優參與白兔湖2015年定增至今浮虧超過95%,2018年年初,上海元優提起訴訟,要求白兔湖董事長、實控人汪舵海回購其持有的白兔湖股份。

  2018年10月,法院二審判決支持上海元優的請求,汪舵海被判回購上海元優持有的白兔湖股票,并支付股份回購款近900萬元。

  2015年白兔湖曾先后進行多輪定增,上海元優勝訴之后,效仿者很快就出現了。

  近日,同樣認購白兔湖股票并且浮虧嚴重的天星資本也起訴,要求汪舵海回購股份。

天星資本“效仿”起訴天星資本“效仿”起訴

  近日,北京天星浩博投資中心(有限合伙)起訴汪舵海及第三人白兔湖公司一案,由安徽省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民事判決。

  2015年4月21日,北京天星創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天星創聯)與白兔湖簽署《白兔湖定向增發認購意向書》。

  認購意向書載明,白兔湖此次定增總額為4000萬股,定增價格為3.8元/股,天星創聯自愿以3420萬元認購900萬股白兔湖增發股份。

  此后,天星創聯更名為北京天星資本股份有限公司,并指派原告天星浩博與白兔湖簽署了《股份認購合同》,參與了白兔湖此次定增。天星資本“效仿”起訴

  白兔湖及其控股股東、實控人汪舵海為了保障定增股東的投資權益,出具了不可撤銷的業績和做市承諾書,承諾書提到:

  若白兔湖在2015年12月31日之前未能變更為做市交易并成功實現做市,所有本次定增對象均有權選擇本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他股東以回購定增股票的方式作為補償。

  2015年7月,白兔湖與6家做市商簽署做市協議,并向股轉公司進行備案,但因股轉公司內部審核批準周期較長,至2016年2月才批準結束,白兔湖于2016年2月3日由協議轉讓變更為做市轉讓。

  天星資本據此認為,汪舵海及白兔湖違反了承諾書中在2015年12月31日前變更為做市交易的承諾,要求汪舵海回購其持有的白兔湖900萬股股份。

  在天星資本之前,前文提到的上海元優于2018年年初起訴汪舵海及白兔湖,要求回購股份,其理由同樣是白兔湖未能在承諾時間內完成做市。

  上海元優一審雖然敗訴,但在二審中勝訴了。

  據記者了解,上海元優與天星資本參與定增的價格雖然一致,但他們參與的并非同一輪定增。不過,汪舵海均出具了做市和業績承諾,承諾內容也基本相同。

  上海元優一案二審于2018年7月17日立案,2018年9月28日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而天星資本是在上海元優終審判決后的2018年11月5日立案,2018年12月17日公開開庭進行審理。

  這或許可以說明,上海元優成功追討投資款,對天星資本有一定的參考意義。

  判決:連本帶利支付回購款

  有上海元優的案例在前,天星資本在一審中就勝訴了。

  2018年12月28日,安徽省安慶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汪舵海于判決生效后15日內,回購原告天星浩博持有的白兔湖股份,并支付回購款3968.91萬元。

  這個數字比天星資本的定增成本3420萬元高出500多萬元,主要是依據當初雙方約定的回購補償計算方式得出的。也就是說,汪舵海需要連本帶利歸還近4000萬元定增款。

  天星資本與上海元優參與白兔湖定增的成本價均為3.8元/股,但上海元優只認購了200萬股,耗資760萬元;而天星資本認購了900萬股,耗資3420萬元。

  在完成這輪定增時,天星資本就成了僅次于汪舵海的白兔湖第二大股東。經過轉增股本,目前天星資本持有白兔湖1170萬股,持股比例6.89%。

  白兔湖最新收盤價為0.11元/股,天星資本持有的1170萬股市值為128.7萬元,這意味著天星資本浮虧超過95%。

  汪舵海名下無財產

  雖然上海元優及天星資本都勝訴了,但能不能拿到錢,還得看汪舵海及白兔湖是否有支付能力。

  2018年10月23日,白兔湖發布的公告顯示,截至當天,公司未能支付上海元優相關款項,導致公司賬戶被凍結,公司經營管理所需現金流將受到一定影響。

  白兔湖還表示,正積極與上海元優進行溝通協調,爭取早日解決此事。

  如今距離上海元優勝訴已經過去了三個多月,上海元優相關人士告訴記者,在二審判決結束至今,汪舵海并未主動還款,目前他們已經申請強制執行。

  不過,即便強制執行,也得看汪舵海名下是否有財產。

  2018年11月25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周曙光、汪舵海股權轉讓糾紛執行實施類執行裁定書》顯示,執行申請人周曙光與被執行人汪舵海股權糾紛一案法律判決已經生效,但汪舵海至今尚未執行。

  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自2018年8月9日起,多次通過全國網絡查控系統及桐城市人民法院執行辦案系統,查詢汪舵海名下財產信息。但法院并未發現汪舵海名下銀行存款,且由于汪舵海在該院涉案眾多,資產已被查封多輪,暫時無法處置。天星資本“效仿”起訴

  通俗來講,汪舵海目前名下無財產,如果申請強制執行的上海元優等提供不出汪舵海的財產或財產線索,強制執行或難完成。

  白兔湖擬申請破產重整

  和上海元優起訴時相比,如今的白兔湖情況不僅沒有好轉,反而惡化了。天星資本“效仿”起訴白兔湖牽涉多起訴訟

  2018年12月5日,白兔湖發布提示性公告稱,公司擬向法院申請破產重整。

  白兔湖在公告中表示,由于前期資金投入過大,導致資金斷裂,無法償還到期債務,公司自2018年年初已經無法正常生產經營,為了盡可能保住品牌、市場和穩定員工,公司于2018年4月采取補救措施,對缸套、活塞產品進行了承包經營。

  但由于涉訴案件越來越多,公司無力清償債務,各地法院可能會采取執行措施,部分債權人可能會采取過激行為干擾到生產經營,公司資產也將存在被拍賣或變賣的可能。

  白兔湖稱,在綜合考慮目前公司資產狀況、償還債務能力等情況后,公司認為尚有通過市場化、法制化途徑挽救企業的可能,因此擬啟動向法院申請破產重整。

  白兔湖稱,不論破產重整方案是否可以完全執行,這都是公司解決困境或對接并購資源最后的機會。

  白兔湖的這番表述頗有些“悲壯”的意味。

  2018年12月20日,白兔湖通過網絡視頻電話方式召開了臨時股東大會,公司董事長汪舵海主持了會議,13名股東代表出席了會議并審議通過了《關于公司為尋求脫困出路,擬向法院申請破產重整事項的議案》。

  按照計劃,白兔湖將啟動向法院申請破產重整的程序。這家曾接受上市輔導的明星企業,可能真的走到盡頭了。

  不過,上海元優相關人士告訴記者,由于回購責任人為汪舵海,因此即便白兔湖申請破產重整,也并不影響判決的執行。


后臺-插件-廣告管理-首頁廣告位三
推薦文章
    后臺-插件-廣告管理-首頁廣告位四
    標簽列表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视频